我很好

锦州市瓷娃娃爱心协会 加入

展示协会形象,弘扬公益精神,服务罕见病,传递正能量!

母亲,你是我生命的脊梁!

前记

本文写于2001年,在《辽沈晚报》母亲节征文中获奖。当时的妈妈还是古稀之年,但我感觉还很年轻,现在的妈妈届已耄耋步履蹒跚。做为儿子,我能做到的就是“好一点儿,再好一点儿”。


1963年,伴随着春天的脚步我来到了这个世界。从打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病魔就降临到了我的头上。望着从头到脚软绵绵的样子,医生断言:这孩子恐怕活不长久。然而母亲却不这样想,她总是说:“孩子既然投我们而来,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抚养成人。”她毅然地辞去了工作,抱着我踏上了四处求医的漫漫征途。夏天骄阳似火,母亲在我坐的手推车上搭起了布凉棚,而自己则要忍受烈日的煎熬。寒冬冰天雪地,每天走在上面不知得摔多少个跟斗,她的双膝总是旧伤未愈又添新痛。上医院最麻烦的事莫过于要应付那没完没了的各种检查了,母亲整天抱着我楼上楼下地跑,回到家里早已是精疲力竭,尽管如此还得打起精神料理全家人的生活,一忙就是后半夜。 


  就这样风雨无阻,就这样日复一日,走遍了无数的大小医院,用过了当时的所有治疗手段,可惜多年的心血和汗水不仅未能得到回报,我的病情反而日益加重,四肢经常地发生骨折,有时连咳嗽一声都有被震断的危险。幼小的我被巨痛折磨得整夜地哭闹,母亲就用两手轻轻地将我托在怀里,流着眼泪伴我到天明。这时候父母产生了带我到大城市治疗的想法,不过这又谈何容易呢!那个时候家里十分贫困,当教师的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三四十元,既要维持一家八口人的生活还得给我治病。无奈母亲又用一双绣过花的巧手干起了挖沟砌墙开机床的粗活,什么挣钱多就干什么。多少次累得鼻子出血,多少回累得昏倒在地。为了节省下每一分钱,她领着哥哥姐姐到处摘野菜,回来做成玉米面菜团供全家食用,而我的一日三餐则都是香喷喷的大米饭。在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盛行的年代,妈妈在房前屋后开荒种菜和养鸡,并因此经常遭到种种非难。 


  几年后家里的条件略有好转,母亲带我去了天津。经过中外专家们的反复会诊,确认我患的是当时国内尚无记载的“先天性成骨发育不全”,属不治之症。这个结果不啻晴天霹雳,一向刚强的母亲不禁失声痛哭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不禁对自己的未来渐渐产生了忧虑:既然站起来的希望已彻底破灭,难道只能躺在床上聊此一生吗?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你应当打起精神,好好地学点儿什么。妈不图你出人头地,可也不能白来人世一回呀!”望着她殷切的目光,我暗下决心: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,决不辜负老人期望。 


  苦心人天不负。经过漫长的辛勤耕耘,命运之树终于结出了硕果。至今我已在报刊电台发表稿件几百篇。另外,我还自修了日语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外国文学函授,并且为父亲所在单位的科研项目翻译了十多万字的外文资料。此刻,人们向我投来的是钦佩的目光,然而我感到的却是深深的惭愧和不安。因为在三十多年的人生旅程中,是母亲与我朝夕相伴,时刻给予我同命运抗争和死神搏斗的勇气。没有母爱的滋润,我这个弱小的生命恐怕早就在凄风苦雨中夭折了。我今天的收获与母亲的付出相比实在是太少太少了。 


  如今母亲已年近古稀。每当望着老人满头的白发和那张饱经沧桑布满皱纹的脸,我的心就感到一阵阵的震颤:妈妈,您用比别人的母亲不知要超出多少倍的心血将我哺育成人,培养我走上了自强不息的人生之路,这份伟大的母爱是儿子永远都无法回报的。妈妈,您就是我生命的脊梁! 


标签:

1 楼 | 2017-05-13 | 回复
0 +1
分享到
谭纯慧
谭纯慧

楼主

今天是我们母亲的节日!!!母亲是冬夜里的一床棉被,瑟瑟发抖时她会呵护你安然入梦;母亲是沙漠中的一眼清泉,干渴痛苦时她会让生命的汪洋在你心中蔓延。"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当面对慈祥的母亲和博大的母爱,谁又能报答得了呢?母爱就是一盏灯!!!!

我爱我的妈妈!她就是我的脊梁!!!


2 楼 | 2017-05-13 |回复
谭纯慧 谭纯慧
会长
1191 1 0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病友故事

只看楼主